一盆君子兰

时间:2017-04-28 14:30:05        来源:

暮春时节,看到窗台上的一盆君子兰长得茂盛、鲜绿,又该到含苞欲放的时节了,于是我心中有无限的惆怅。因为这是妻子十年前花五元钱从市场买来的,当时是一株弱小稚嫩的苗子,经过她的耐心栽培后茁壮成长,第二年就开出了艳丽的花朵,当时别说她是多么的高兴了。可以后的八年里,妻子再也不能看到她喜爱的、这年复一年地茂盛生长的君子兰了。
现在,我一看到这盆充满生机、凝聚翠绿的君子兰,妻子辛劳的身影、喜悦的模样,便出现在我的眼前。
我无法相信妻子竟是如此匆匆与我永别。我也真的很想知道,是否真的如佛家所说,还有另一世界,也和我们这个世界一样,逝者在那里还是一样的生活。
妻子一直都在为孩子,尤其为那个患残疾的老三而活着,为这个家而活着,唯独不想她自己。
妻子勤劳、豁达,对生活充满着希望。我和妻子是在一九七一年的腊月结的婚,那个红得发紫的年代,物资是极为短缺的,生活是很困难的,但妻子对生活却充满希望。那时没有房子,一大家子住在一起,但她不抱怨,她相信房子会有的,生活也会好的。每天乐乐呵呵地到生产队去干活,还要做家务,起早贪晚的。一九七二年秋天,我们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盖起三间小平房。有了房子,自然也就有了债务。那时我当民办老师,也是起早贪晚的;妻子既要照顾孩子、料理家务,还要到生产队挣工分,很是辛劳。但她,愉快地承受着,不叫苦、不说累,浑身像有使不完的劲,一心一意把这清贫的庄稼院日子过好,对生活充满乐观和期待。
妻子是过日子的行家里手。她常说:“宁可嘴里少吃,也要穿得整洁利落,吃到肚里谁也看不着,穿得啥样谁都瞅着了。”在当时,生活是很艰苦的,吃、穿、用都不足,但她却把五口之家的日子料理得很好。有数的布票她很会算计用,过年孩子大人都有新衣服穿;鞋子是自己做的,很少花钱买;被褥齐备,有大有。?斜∮泻,干净整洁,时至今日,还有五套被褥不曾用过。后来,我们又买了自行车、手表(在那时都得凭票供应,再者那时钱太少了),在当时流行的几大件也算都有了吧。
妻子的心很要强,事事都想要个极致。她常对我说:“要努力,争取到县城去教书,把孩子带到县城里,宁肯我自己吃多少苦,也甘心情愿。”一九七八年起,我参加两次函授:四年鞍师专科,三年辽师本科。在这七年中,多少个星期天、多少个寒暑假,我都投入到繁重的学习中。鞍师专科的函授,星期天在县城学习,寒暑假在鞍山教师进修学院集中学习,每次都是十天半月的。辽师本科函授三年,去大连七次,每次都是十多天。这期间得花上多少人民币,又得耽误多少活计。】伤?既衔?,全力支持我。家里的地她自己种,家务活自己干,孩子的事也是自己全包。老三是天生的智障儿,妻子花费在他身上的心血是无法计算的。赶上下雨天,衣服一天有时换洗两三次。起初,天天送他去学校,有时一天送三趟,只盼他能识几个字。一犯老毛。?⒆涌,妻子也在一旁流泪……
一九八六年暑期,我从九间初中调到台安高中,可妻子领着老三仍在老家坚守。她总以孩子去县城人地两生,不好管理,家庭收入又少,还是农村日子好混为理由而不上县城来,我们两地生活,竟达十年。这十年间,她领着一个智障儿过日子该是多么的不易呀,而且还有两口人的责任田要种呢?也恰恰是这十年,使她身上累成了大病。直到一九九五年,老三不太听话了,她自己的身体时常有病了,才来到县城。
现在,每天清晨,当我在闹钟声中爬起来做早饭的时候,就会想起妻子那时做早饭时不断的干咳声,我后悔以前不该那么懒,至少不该在寒冬时节把做饭的事全都交给她。当我在市场转悠买菜时,就想曾经多病的妻子每天为买菜而犯愁,那些年我怎么就不去换换她呢。当我在家拖地感到气喘时,就想以前我怎么从来不替她拖地,哪怕是一次呢。当我洗衣服感到厌烦时,我就想,那时怎么不替妻子洗一次这五口之家的衣物呢。尤其到年节来临时她累得腰酸腿痛、气喘嘘嘘,而我为什么不帮她一下呢。当我有病住院时,我就想那时怎么不劝妻子得病就住院,不能拖延,而使她病情加重呢……这一刻我才发现,有着妻子的关照是多么的幸福。
在我心中,妻子似乎从来都不曾离去,一直都在天堂看着她有智残的老三,一直在看着我,也一直看着她曾栽下的那盆长势茂盛、凝聚翠绿、开出喜人花朵的君子兰。